当前位置:> 优秀调研成果选编 > 优秀调研成果选编(一) > 正文

南通市个体私营经济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实践与思考
信息发布日期:2008年12月3日 
来源:南通市工商业联合会

  

  农业产业化经营是以国内外市场为导向,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对当地农业的支柱产业和主导产品,实现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生产、一体化经营、社会化服务、企业化管理,把产供销、贸工农、经科教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一条龙的经营机制。
    为适应农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时代要求,近年来,我市各地充分发挥自身的资源和区位优势,面向国内外市场,坚持国有、集体、私营、个体一起上,全面实施农业产业化战略,初步形成了一系列以农副产品加工、贸易企业和市场中介组织等为龙头,以商品生产基地为龙身,以千家万户为龙尾的龙型生产经营体系。据市农业产业化办公室统计,到1999年上半年,全市共有农副产品加工企业1200多家,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一半左右,其中起龙头带动作用的工业企业有176家,1998年完成销售收入83.38亿元,工业增加值9.85亿元,利税2.05亿元。建成各类农副产品市场486个,其中农副产品专业市场122个,1998年成交额达50多亿元。现有各种经济组织3000多个,年营销额超592亿元。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和推动下,目前,全市已建设了一批较为稳定的蔬菜、优质棉、蚕桑、蔬菜、水果、花卉、海淡水品养殖、瘦肉型猪、山羊、家禽及特种畜禽养殖等生产基地,逐步形成了与资源特点和市场需要相适应的区域化经济格局。
    伴随着农业产业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在各级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引导和推动下,我市的个体私营经济特别是农村个体私营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一些有识之士特别是以农民为主体的农村个体私营经济人士不再囿于城镇狭窄的工商业领域发展,而是把眼光投向农业产业化这一新的经营领域,陆续加盟到农副产品的生产、加工、运输和销售的行列中来,不仅为全市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新天地,而且为全市农业产业化经营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一、个体私营经济参与实施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基本情况
    从工商登记的角度讲,到目前为止,我市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个体私营企业还不多。全市登记注册的18万多户个体工商户中,直接从事农业产业化经营的约有1万多户;在8000多家私营企业中,真正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也不过200多家。但是,这一数字,远远不能反映我市个体私营经济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真实情况。事实上,据我们初步调查,在全市2万多家种养专业户中,95%以上都是农民以家庭为单位实施规模种植、养殖的;在1200多家农副产品加工企业中,私营企业以及乡镇、村办企业改制后实行私营或以私人股份经营的企业也约占40%以上,其中55家市级龙头企业中,私营企业或以私人股份经营的企业有10家;而数以几十万计的农民经纪人以及农副产品营销户,几乎全是个体经营。虽然这些种养专业户以及农民经纪人大都是以自然人的身份在从事农副产品的生产和营销,也没有纳入工商登记管理的范畴,但是,在综合研究南通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特别是农村个体私营经济发展问题时,应该综合考虑到这一领域的发展态势。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全面、客观地反映我市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全貌,也才能使我市农业产业化经营向着更高、更深的层次推进。
    分析我市个体私营经济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过程,大致表现为以下几种形式和特点:
    1.以户为单位进行规模种植和规模养殖
    以户为单位组织农副产品的种植和养殖,是我市专业大户最主要的经营模式。一般是以投资者为中心,承包集体土地,拥有一定的生产资料,或采用家庭农场式的,或采用单干形式,由小到大,自弱而强,滚动经营,滚动发展。如海安县章郭乡农民吉远东,1994年投资10万元兴办了年孵60万羽苗鸡的孵禽场,当年就获得收益,第二年他又投资30万元,开发利用了村里的12亩抛荒的低洼地,建成了万羽种鸡场。经过几年的滚动经营,到去年5月,吉远东又投入32万元,兴建了一座在当地首屈一指的电脑孵禽场。目前他创办的远东禽业有限公司年孵养种鸡百万羽,产值达600多万元,成为当地农民致富奔小康的带头人。如东县新村乡农民汤新生,1996年起利用自家的5亩稻田,实施鱼、虾、蟹混养,几年来的种养收入比单一种植水稻增加收入6万多元。在他指导和带动下,该乡的几百户农户尝到了稻田养殖的甜头。如皋市龙舌乡通龙禽蛋有限公司,是由七位农民兄妹于1995年投资兴办的股份制公司,经过四年的艰苦努力,目前该公司已由当初单纯的养鸡场,不断向产前、产后延伸,发展成一个集苗鸡孵化、蛋鸡养殖、禽蛋销售、蛋糕加工于一体的产业化项目,被列为1998年度市级多种经营百项投入工程。类似吉远东、汤新生以及龙舌乡农民七兄妹这样自筹资金,实施规模种植和养殖的专业大户,在全市有3500多户。他们已跳出了把种植经济作物、养殖家禽作为家庭“副业”的传统思维模式,而是把它当作致富奔小康的主业和“富业”来重点经营。
    2.以经纪人的身份组织农副产品的生产和营销
    短缺经济的结束,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使农村市场发生了质的变化。这就要求农民在组织生产的同时,更要注重市场,去生产适应市场需求的农副产品。反之,如果生产出来的农副产品不能及时销售出去,就会极大地挫伤农民的积极性,弱化其再生产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一批头脑灵活、商品意识强、并有较强的经营管理能力的农民经纪人应运而生。他们跑市场、摸信息、搞运输、建货栈,把农民手中的农产品源源不断地推向市场,在广大农民和大市场之间架起了一座座稳固的桥梁。他们有的是从沿途收购、提篮子小卖向加大辐射半径、提高市场份额搞大吞大吐转变。如东县景安乡的王应材自八十年代初起,就一直在如东与上海之间进行鸡鸭的贩运,尝到甜头后又联合本村的其他4位农民建立了营销专业队,形成了收鸡、运输、批发、销售的营销网络。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现已拥有运输卡车13辆,经营范围也逐步扩展到20多个乡镇,日成交量近万羽,年运销额3000多万元,占上海三官堂桥市场家禽类营销额的50%。有的是由有什么销什么、产什么卖什么向以市场为导向引导生产、组织生产转变。一些农民经纪人发现,在多变的市场面前,与其被动地推销,还不如瞄着市场生产,建立稳固的生产基地,提高市场竞争力。启东市和合镇农民任洪辉,1992年从上海青浦县购回近10斤红扁豆种,免费供应邻近农户种植,当年便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在他的带动下,全村近千户农民很快都种植起扁豆。几年来,他从种子供应到栽培技术指导都一一搞好服务,收获时还按?;ぜ巯蚺┟癯ǹ展?,目前他经销的扁豆已运销上海、南京和苏中地区。如东县丁店乡农民黄备战,1995年把福州等地的黑皮冬瓜种子引进给当地的农户种植,到1998年全乡已扩种到3000多亩,有的农户1亩冬瓜净收入达2500元。前年他还从省农村厅购进日本的“鹰瓜椒”分发给当地农民种植,并与种植户签订了收购合同,结果也取得了大丰收。现在,像任洪辉、黄备战这样瞄准市场行情,组织农民进行规模种植的农民经纪人全市已有3000多位,不少已成为当地农业生产的示范点和辐射源。农民虽然看不到市场,但正是有了这批经纪人,他们的心里才有了底。
    3.立足资源优势,组织农副产品的深加工,提高农副产品的附加值
    由于农副产品鲜活易腐、上市集中,对运销要求高,再加上消费的层次性和常年性,在长期的运销实践中,一些精明的经纪人发现,对特色农产品特别是季节性较强的农产品进行收贮和再加工,不仅能够避免农副产品成批涌向市场、继而出现竞相压价的现象,而且能够打产地差、季节差,提高农副产品的附加值。如东县新林乡农民李新民,常年在上海、浙江等地租借冷藏库经营保鲜蒜苔出口业务,去年他利用已有的技术和市场优势,回乡依托基地建立了南通志新食品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蒜苔、绿花菜、冬笋、洋葱等蔬菜的保鲜加工,目前该公司的年销售产值已达1000万元,产品远销日本、韩国、香港等地。在该公司的带动下,今年全乡扩种大蒜1000多亩,明年将扩种到5000亩。通州市农民陈惠在长期生产、经营灵芝的基础上,于1994年正式组建了南通通惠食用菌商贸中心,通过不断开发产品和多方拓展市场,目前生产基地已逐步扩展到通州、海门、如东等县(市)和山东、安徽等省,生产的灵芝产品除销往国内市场外,大部分已出口到泰国、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最近,该中心与南通市第三制药厂联合开发的灵芝系列保健品,市场前景看好。需要指出的是,类似志新食品公司、通惠食用菌育贸中心这样依托本地农副产品进行收贮、加工的个体私营企业,目前在全市虽然只有400多家,但他们先行一步的成功实践,已经引起不少农民经纪人特别是一些个体私营企业人士的广泛关注。我们可以相信,随着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不断深化和相关优惠政策的逐步到位,个体私营企业参与农副产品加工的情况将越来越多,并将越来越显示出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综观近几年来我市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我们发现,个体私营经济至少在其中起到了三个方面的促进作用:
    一是促进了农业内部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加快了市场主体成长发育,为分散的农民家庭经营和社会大市场之间找到了一种有效的连接方式。个体私营企业加盟农业产业化经营,一方面消除了农户资金短缺、信息量小、人力不足等种种不利因素,通过合同契约、合股或按劳分配相结合的形式,带领广大农民“成建制”地进入市场,减少了农民生产上的盲目性、随意性和趋同性,进而促使分散的劳力、资金、信息、技术、资源及运输工具等生产要素得到合理配置和优化组合,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另一方面,又通过介入农产品的收购、加工、贮藏、运输等产业化经营的各个环节,加快了与资源特点和市场需求相适应的区域化经济格局的形成,推进了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进程。
    二是提高了农业的比较效益,增加了农民收入,促进了农业规模优势的形成。根据资源优势和主导产业的发展需求,一些具有实力的个体私营企业,通过转换经营机制、实施技术改造、发展生产基地、加工开发新产品等途径,特别是完善与农民的利益联结机制、强化服务,已逐步发展为当地产业化经营的龙头企业。这些龙头企业突破了家庭分散经营的局限和区域堡垒,跨村、跨乡,甚至跨县、跨行业发展,把经营地区和产业基地渗透并延伸到相邻的每一个村落,不仅极大地促进了广大农民思想认识的转变,更重要的是推动了这些地方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加快了农村主导产业的构成和发展,形成一条条具有规模优势的经济隆起带,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农业的弱质地位。
    三是促进了城乡结合和工农结合,加快了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也为非公有制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个体私营经济在农村的迅速崛起,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蓬勃发展,使大量农民从农业上脱离出来,加快了农村劳动力转移和小城镇建设的步伐。同时,由于个体私营企业的牵动作用,也使城乡之间的资金、技术、人才、设备等生产要素实现了合理流动和优化组合,一、二、三产业实现了优势互补、协调发展,推进了城乡一体化进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条件下,当众多个体私营企业人士还在纷纷为经营项目和新品开发奔波、发愁的时候,部分个体私营企业率先涉足农业产业化经营领域,不仅为这些企业自身的快速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也为全市个体私营经济的又一轮大发展树立了成功的范例,开辟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二、个体私营经济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存在的问题与原因透析
    几年来,我市的个体私营经济在邓小平理论和党的十五大精神的指引下,以国内外市场为导向,积极投身农业产业化经营,在促进农副产品资源的优化配置,推动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和农村稳定方面作出了显著的贡献。但是,受种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我市个体私营经济在参与农业产品化经营过程中还存在着诸多问题和不足,有待进一步的解决和完善。主要表现在:
    1.各地对个体私营经济在农业产业化经营中所处的地位和所起的作用认识不足,引导程度不够
      近几年来,各地虽然都把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和农业产业化经营作为发展地方经济、帮助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生长点来抓,并在政策配套、市场信息以及项目引荐等方面上花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实际工作中,不少地方却未能将这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进行综合的研究考虑,以致形成了个体私营企业大都集中在城镇的工业或商业领域内,而农业产业化经营却因资金投入少、缺乏龙头企业的牵头,不能形成规?;?、集约化经营发展的局面。究其原因,不少地方政府对个体私营经济在农业产业化经营中所处的地位和所起的作用还缺乏足够的认识,对在买方市场条件下如何搞好农业产业化经营也还处于摸索阶段,因而在不少乡镇出现了宁愿由政府花钱搞示范种植、办加工企业,却很少引导个体私营企业投资经营农业的尴尬局面。
    2.个体私营业主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意识性不强
    我市为数不少的个体私营业主虽然都是农民出身,但“土地里很难刨出个金娃娃”的思想却在他们头脑中根深蒂固,认为在农业上很难做出成就来,加上农副产品本身价格低,运销成本大,比较效益低,因而他们宁愿挤入城镇狭窄的工商业圈子,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也不愿将精力和资金投入到农副产品的收购、加工和销售上来。如前所述,全市18万户个体工商户中,从事第一产业的仅1万多户,而在8000多家私营企业中,其正从事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只有200多家。产业分布上的不平衡,资金投向上的严重偏差,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规模和水平,而且也严重制约了我市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运行质量。
    3.现有从事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个体私营企业“小而全”、“小而散”、“小而低”的现象比较突出,缺少规模效应
    就海安、如皋两县(市)而言,虽然大大小小的个体私营性质农副产品加工企业也有几十家,但绝大多数企业产品的品种结构单一,科技含量不高,产业的区域覆盖面不宽,因而真正起龙头带动作用的企业不多。加上受业主自身素质的影响,这些加工企业与基地农户之间至今仍停留在以产品买卖为基础的低层次产销合作上,没有能够结成真正意义上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联合发展的利益共同体。由于这种经济关系比较松散、脆弱,因此企业的产品销售批量小,生产交易成本高,难以形成规模竞争的优势,一旦产品供大于求或者市场滞销,农副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就会出现较大的波动,企业也就难以防范市场风险,经常在市场竞争中处于被动地位。
    4.相关的扶持政策难以到位
    加快实现产业化经营,提高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运行质量,关键在于增加对农业的物质技术投入。近年来,各地虽然对农业投入的绝对额有所增加,但在总投资中的比重却在逐年减少。在一些县(市),不仅地方财政中缺少支农资金这一块,而且在基本建设中应该用于农业生产的投资资金,也没有按要求到位,个别地方甚至将农发资金用于平衡政府的财政困难等等,这都使得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农业产业化经营方面的资金问题,难以从根本上得到真正的解决。农业物质技术投入的严重不足,不仅影响了农副产品生产基地、专业市场等载体的建设,而且也使为数不少的个体私营企业人士对农业产业化经营望而止步。此外,近年来虽然市及各县(市)区都相应制定了扶持农业产业化的优惠政策,如供电、税收、信贷、土地征用等方面的政策,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很难得到落实。不少从事农副产品生产、加工的农户和私营企业尽管已看准了市场,也能组织到货源,但由于缺少有效的担保和足够的实物抵押,因而很难组织到资金,只好眼看着机会白白错过。
    5.服务体系尚未健全
    在实施农业产业化经营中,各地虽然都相继出现了农业产业化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但真正是哪个部门在抓难以理清。表面看来,农业产业化是农业部门的事情,但在实际工作中,农业产业化经营涉及的部门却较多,往往是农工部牵头、计经委跑项目、农业部门搞生产、外贸部门做出口,各搞各的,听其自然,造成了生产与市场、生产与销售、生产与外贸的脱节。特别是涉及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信息咨询和技术服务体系尚未健全,常常使广大专业户无所适从,只能跟着感觉走,一旦对市场走向判断失误,或者技术不过关,一些投入较大的种养专业户不仅是前功尽弃,白忙一场甚至会倾家荡产。
  三、关于充分发挥个体私营经济在农业产业化经营过程中作用的几点建议
    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党的十五大在所有制方面的重大突破,它标志着个体私营经济可以而且必定要向各个产业的主体渗透。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农业产业化经营是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方向,个体私营经济能否在农业产业化经营的领域中有所建树,开辟广阔的发展新天地?结合我市个体私营企业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实践,我们认为,这不仅是切实可行的,而且应当积极鼓励、大力扶持。
    1、树立个体私营企业是农业产业化经营主力军的思想,积极鼓励、引导个体私营企业投身农业产业化经营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农村全面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随着这一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发展,具有现代经济意识的新型农户已经不是大包干初期的农户,他们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和较高的文化知识水平,有勤劳致富的迫切愿望,他们以家庭为单位,瞄准市场种田,调整结构赚钱,从事着与市场经济相连结的家庭“富”业??梢运?,如今一个个体户、一个龙头企业就是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一个活性“细胞”。他们是实施农业产业化战略的基石,更是从事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主力军。近年来,我市农村新涌现出来的许多专业村、专业乡乃至由许多乡村连成一片的产业带,无一不是得益于广大农民经纪人和龙头企业的拉动。特别是为数不少的个体私营企业的加入,不仅成批地把广大农户生产出来的农副产品源源不断地推向市场,有效地实现了产销衔接,更重要的是他们在促销经营过程中,不断完善和壮大自己,由初始产品销售逐步向加工产品销售迈进,实现农工贸一体化,进而极大地提高了农业产业化的组织程度和运作水平。实践证明,以专业大户、农民经纪人以及农副产品加工营销企业身份出现的农村个体私营经济队伍,是我市实现农业产业化经营的重要基础和主力军,是社会主义市场条件下广大农民逐渐适应市场、跟踪市场、把握市场、最后大踏步地走向市场的集中体现。各级党委、政府要充分认识到个体私营经济在发展农村经济特别是农业产业化经营中的地位和作用,并给予高度重视和积极扶持。
    应该看到,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在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过程中,虽然扶持发展了一批种植大户、养殖大户、并相继成立了农民纪经人协会和营销组织,对活跃农副产品的流通,解决基地农户的买卖难问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由于这些运销组织与广大农户的联系不紧密,大多数运销专业户组织化程度不高,甚至多数尚不具有法人地位,加之缺少资金、信息和技术,对农副产品的深加工和开发的力度不够,因而在市场竞争中缺乏有效的载体,难以形成合力,树不起品牌。改变这种状况最为有效的途径,就是要集中民间闲散的资金,大力发展农村个体私营企业,以企业化经营的形式,从事农副产品的生产、加工和销售。这样不仅可以减轻政府投入的压力和风险,稳固农民小生产连结社会大市场的桥梁,更重要的是可以有效地把民间闲散的资金聚集起来,为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服务,从而降低农产品加工和运销成本,提高农业的比较效益,推动农业产业化由粗放式经营向集约化经营方面发展。
     2、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努力营造有利于农村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良好氛围
    当前,由于市场经济体系发育还不健全,市场机制不完备,市场行为欠规范,个体私营经济人士在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活动中时时遇到各种矛盾,譬如农民在农产品滞销时请他们,产品畅销时又赶他们,加上一些地方社会治安、经营秩序差,地方?;す勰钛现?,使不少个体私营企业人士感到无可奈何。为此,建议各地把发展农村个体私营经济与发展农业产业化的激励政策、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结合起来加以综合研究,做好“六放”、“三强化”工作:放开个体私营企业的经营自主权,不搞行政命令;放开农产品经营价格,让个体私营企业人士自由购销,全方位参与市场竞争;放开发展个体私营运输业,撤岗拆卡城乡洞开;放宽税费政策,对农民从事个体私营企业简化登记审批手续,优先发放营业执照,并在用工、用地、用水、用电以及税费减免方面给予倾斜和照顾;放宽贷款限制,增加贷款指标,特别是对个体私营龙头企业要给予特别扶持,实行择优倾斜;放宽个体私营企业参与乡镇、村办企业改制的条件与限制,支持并引导个体私营企业人士利用转制企业的现有条件和设备,从事农产品的加工和开发,为农业产业化经营服务。同时,强化道路、航道、通讯以及农副产品的专业市场的建设,吸引并拉动更多的个体私营企业进入农业产业化经营领域;强化信息、技术、资金及农用物资供应等系列服务,主动协调好种植户、养殖户与农民经纪人、个体私营企业的关系,使农民经纪人、个体私营企业真正成为活跃农村市场的经营载体;强化社会治安管理工作,搞好“打匪”、“除霸”和“治痞”工作,为个体私营经济人士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保驾护航。
    3、大力发展个体私营加工企业,努力提高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运行质量
    农业产业化作为一个长产业键条,龙头企业就是它的“火车头”,龙头企业水平越高,规模越大,其牵动力就越强,产业化的成效就越好。近年来,虽然全市各地涌现了一批龙头加工企业,但从总体上讲,农产品加工滞后于生产的发展、滞后于市场的发展需要,加工转化增殖程度较低,亟需在龙头企业发展上取得新突破。因此,各地应审时度势,集中财力和物力,抓好龙头企业的培育和壮大,真正抓出几条对行业有影响、示范带动力强的“龙头”。在兴办龙头企业的过程中,要注意调动并发挥民间资金的潜力,鼓励那些参与产业化经营较早、并已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农民经纪人和个体私营企业主加大对农副产品深度开发的力度,促进农副产品资源优势向商品优势和经济优势的转化;对那些新办的个体私营加工企业,要引导他们坚持高起点,根据当地农副产品的资源优势进行合理规划、布局,防止一哄而上,走小而全、小而散、小而低的低水平重复建设的老路;同时,要鼓励个体私营企业积极参与当地的乡镇、村办企业的改组、改制和改造,加大对农副产品加工的技改投入,进而促使这些转制企业在农业产业化经营中发挥应有的效益。

(此文获一等奖)

     已经有5289位读者读过此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网站备案序号:苏ICP备 07010100 号
江苏省工商业联合会 江苏省总商会 地址:南京建邺路168号10号楼 邮编:210004 传真:025-83329618 电子信箱:jsficclx@js.cei.gov.cn